豪遊HOTravel

豪生活HOlife

hongkonger's life with art and food

因為自戀 所以自聊/賞劇《聊齋》Why We Chat?

記/27/1/2018

all pictures from 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facebook page

超級討厭林奕華!沒有問過我就把我放上舞台!蒲先生是我!胡小姐是我!是他是你是我!是人是鬼是狐!

先坦白一下,我幾乎沒有看過完整一篇蒲松齡聊齋誌異》文本,我對聊齋》的印象都來自改篇的電視劇和電影,所以我無法對比林奕華的《聊齋》Why We Chat?跟原著。而事實上,這劇根本就不是在演聊齋誌異》的400多個故事,它是一個由林奕華和黃詠詩全新創作,啟發自《聊齋》的現代愛情故事。

​更多解讀/ 經典之重構《聊齋 Why We Chat?》 林奕華、黃詠詩 創作是寄托自己

劇照:劉振祥
all pictures from 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facebook page

我是蒲先生

蒲先生想做作家,卻只能賣文。他造了一個聊天App叫《齋聊》,創作出各式各樣的美女跟人聊天,某程度是跟AI同Siri對話,所以也只能齋聊。其中一個美女叫胡小姐,很了解蒲先生,洞悉他的一切,掌握他的喜惡,時而順心時而逆意,蒲先生對她又愛又恨,不捨得又不得捨。

我沒用過像《齋聊》這種聊天App,但卻每天都在Facebook、Instagram甚至一些交友App跟人聊天(我回得慢該說是留言)。但這些人,雖不是幻想出來,但他們都像胡小姐,有些老在說合我心意的話,也有些老在說我不是,但我又駁不過去。

我發現,這些人都很了解我。但我問,是世間真有如此了解我的人,還是我選擇了只跟這些人「了解我的人」去聊?我的「選擇」,會不會就是蒲先生的「創造」?所以,我都在聽我想聽的話,或者不想聽但又駁不過去的話呢?

我是胡小姐

蒲先生創造出來的胡小姐,被「設定」為蒲先生心目中的佳人,所以對蒲先生來說,她善解人意,即使有時嬌蠻頂咀,還是正中了蒲先生的下懷。偶爾惹怒了他,他還要脅給她「重新設定」,但最後,還是放過了她。

因為,蒲先生根本就無法放下胡小姐,胡小姐根本就是他自己。他沒法放下自已,因為自戀,所以自聊。

我不是嗎?App,在我登記的時候就問我的喜好,然後在我上網瀏覽時不停作出紀錄和分析,再讓跟你相近的人看到你的東西,然後留下正中你下懷的言。愈用愈發現,「遇上」的人愈來愈相近,受氹了,便開始齋聊,但其實,這些「隨機」出現的朋友都是你主動和無意(其實有意)中設定出來,像胡小姐一樣,像你自己一樣,自聊。

all pictures from 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facebook page

劇照:劉振祥
all pictures from 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facebook page

你我他 都在「聊齋」

故事的場景,是蒲先生住進的大酒店「聊齋」,奇怪的客服、陰森的SPA、封閉的客房、離奇的命案⋯⋯蒲先生憶起了他的失意、想起了他的風流。不,是過去主動出現讓蒲先生「被回憶了」。

這座「聊齋」,就像這時代的網絡虛擬世界。由你走進大堂(連綫)的一刻開始,你的自主完全不由自主。社交網站會定期讓你想起某年今日的事、當年這刻的人(偶爾迫你把低潮回味)、搜尋器像客服不停說服你去做SPA(再叫其他平台一起叫你做SPA);然而,你不知道的事就像那個封閉的客房永不出現,除非你被告知它的存在,而好奇心讓你發現那場命案。

但更可怕的是,這個虛擬世界很真實,甚至讓你忘記了它的不真實,真實反而被忘記。迷幻裡,假意易成真情,深信不疑,這不就是2018年的《齋誌異》。

人鬼 都在「

「聊齋」是間大酒店,本身就是來來去去、營營役役,在這裡可以出生(以造愛為起點吧),也可以死亡(就是大酒店)。這個故事,本身就涵蓋了生與死,純以此來看,蒲先生和胡小姐這對,還算是有情有義,有浪漫有激情的,滿感動的。

海報上有這樣一句副題「迷惘的人 執著的鬼 善變的」。故事談迷惘、談執著,在生與死、人與鬼之間,加上了狐,狐是甚麼呢?今天來說,就像是在虛擬世界上,那些一直給你支持的「人」,在你需要被認同的時候以一把聲音閃現,但卻從不現身扶持在側;甚或如前所言,你根本就不肯定那真的是「人」,還是你設定出來主動向你投懷送抱的「自己」。

今天,狐是虛擬世界裡的假人、Robot、Double May(甚至是fans和followers);百年前,「那誰」就是狐,它善變,滿足你的情慾,到位,不留手,因為,它就是你。至於自聊能否治療自己,別論。

說回《聊》Why We Chat?

 

以上純為個人感受與看戲得著,試問何德何能可以在林奕華的劇場上說三道四。而本來,入場看戲,就因為林奕華必看,又為了要看張艾嘉。

林奕華的戲當然不易演,但演員們看來步步到位;黃詠詩的劇本也不易記,但演員們幾乎是100%完美地與字幕同步!(但為什麼一定要有港式粗口呢?)

 

第一次看王耀慶,男人四十一支花,他把蒲先生的幼稚、衝動、孩子氣、不得志、尷尬、懊悔都一一呈現,尤其在張艾嘉身邊,他那種男孩長不大的感覺更為突出。(所以,又是自己。)張艾嘉呢,當然好看,太好看!尤其是他跟小鮮肉的一段,實在很騷!其他演員就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演就已經各領風騷。

舞台當然美,但我最喜歡的,是巨型LED螢幕上張艾嘉王耀慶的黑白對話,樣子要有多美,聲音要有多動聽,表情要有多到位,才可這樣高清Close up對戲!難忘!

2018年6月22-24日香港再演,不能錯過!

《聊齋》Why We Chat?

Facebook/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eldt.hk/

website/ https://www.eldt.org

all pictures from 非常林奕華 Edward Lam Dance Theatre facebook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