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遊HOTravel

豪型HOmme

very personal homme style inspiration

第一次會痛/BarberShop體驗

11/07/2018

first

barber

shop

exp.

in HK

基於頭大、面長、額高、髮稀,我對髮型師很忠誠,尤其日日見人,不容有失。可惜他剛外遊回來,應接不暇,但我又急需剪髮⋯⋯出軌有千百種理由。

Barber Shop近幾年風潮席捲男界,尤其雜誌報紙總把它描繪的很金利來(男人的世界),但報道很大篇幅都是影裝修、講音樂、談風格、寫飲酒,究竟剪頭髮是怎樣的呢?不知道。

所以我昨晚決定獻上我在香港的第一次(人生的第一次在阿姆斯特丹)。由於沒人介紹,也不信那些「10大」報道,我隨便選了最近每逢經過中環行人天橋都會看到的這家店。網上預約,不指定髮型師,準時到場,開了支可樂,開始。

haircut experience

溝通/
 

「沒想法,你決定。」是我一直維持,對髮型師最複雜的指示。他看了一下,建議左右兩邊剷高,詢問下再決定剷青,頭頂基本上保留,我說好。

洗髮/
 

沒有。所以工作時留下的髮蠟和定型噴霧仍然覆蓋頭髮。他先噴濕,梳了幾下,便開始。(不洗頭是意料之中,所以我這天髮泥也用少份量。)

剷青/
 

他用了三件不同的「電髮剷」,進行了多重清理,每部份的頭皮都平均剷過幾十次。而且力度很男人,每一下都衝著頭皮而來,後期我感到頭皮灼熱,有點痛。完成後我笑說:「讓我想起幾歲在後巷上海店剷光頭的日子。」

觀察/


專業髮型師,是應該能了解客人的頭型。我留意到他花了幾分鐘時間摸清我頭骨後方有凸出來,然後建議要剷得再高,這點我很欣賞。其次就是他留意到我的頭皮有敏感問題,當然這沒有讓他減輕徹底剷青的力度。

剪髮/


「頭頂基本上保留」,是的,他把最接近頭頂至後枕的位置剪短了些,把瀏海剪齊,其他就沒動了。我留意到他並沒有把頭髮「削碎」,大概是看到我的髮量真太少。

恤髮/ 


完成後它先把一種有像鬚後水的液體按上剷青的位置(應該是用來舒緩頭皮被刮刀來回磨擦的紅腫),他有提醒說會有刺激感,但我沒有特別反應,然後用產品造型。

Handsome Factory Barber Shop

1/F Central Corner, 9-11 Cochrane Street, Central

前後37分鐘,在我的經驗來說是非常快,主要是髮型上沒有大轉變(而我自知也沒條件多變),應該省下了不少功夫。

但老實說,那剷青的力度、電剷和頭皮的撞擊,差點就到了我沒法接受的程度,是否去Barber Shop的男人應該受得起這種力(但去年在阿姆斯特丹剪差不多的一個髮型時卻沒有這種感受)?事實上,剷青造得很貼,形態工整,是不是想要這樣就效果就要忍受一下呢?我不知道。

有一點驚喜的,是他留意到我頂尖而左右起角我獨特頭骨,以初次見面來說,他把這怪異給隱藏了,是令人滿意的。

店子一直播著節奏強勁的音樂,人員也用很男人的方式來對話,這顯然不是我習慣的那種環境,但沒關係,當是一種體驗。

報告一寫寫很長,剪髮真不是一件普通的事。

overall experience